《学习时报》1999年9月创刊,中共中央党校主办,面向全国,服务全党,以各级党政干部和广大知识分子为主要对象,是国内外公开发行的全党唯一专门讲学习的报纸。

网址:http://www.studytimes.cn 每周一、周三、周五出版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37 代号:1-267

今日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学习时报 20140324期

今日导读2014年03月24日

2014年03月24日 第A9版:文化教育【字体】 | 默认 |

农村文化礼堂对村庄共同体的重塑

作者:杨建华 来源:学习时报 字数:2512

改革开放后,一部分农民离开乡村去城市追求梦想,一部分人脱离农业生产转入其他行业,一部分村落已经“村改居”而成为城市郊区社会,还有一些村庄撤并实施集中居住。我们虽置身于快速发展的工业化、城市化之中,但感觉在情感上却相对疏远。纷繁复杂的社会分化现实,给我们提出了一个普遍而又紧迫的发展问题:在快速城市化、工业化进程中,村庄共同体与精神家园该如何重塑?
  浙江农村文化礼堂的积极建构是其中一项有意义的探索。从2012年以来,浙江一些乡村陆续建起了文化礼堂。在文化礼堂里,有村史廊、民风廊、励志廊、成就廊和艺术廊,农民在文化礼堂举办村民大会、报告会、学习会、表彰会、培训班、文艺活动,人们还可以在这里娱乐、练操、学书法。浙江农村文化礼堂是村庄共同体重塑的重要载体,它承载着村庄的辉煌与传统,是村庄历史文化的延伸,是村庄历史的象征与标志。它对村庄共同体重塑至少有以下几方面作用。
  重构村民日常生活的“公共空间”。作为村民日常社会关联和人际交往的公共场域,村落公共空间是乡村社会权威的生成、秩序的构建以及人们日常生活展开意义的场域。社会秩序是“社会得以聚集在一起的方式”。社会行动主体之间的互动关系以及其中所呈现出来的一致行动能力,构成了特定社会秩序形成并赖以维持的社会基础,从而也使社会整合成为可能。文化礼堂作为村庄社区经济、文化、社会、政治等诸多空间场域构成的集合体,它里面的村民互动都不同程度提供村庄整合的黏合剂,派生出不同形式的社会关联,从而推进着整个村庄社会整合。
  浙江农村文化礼堂这一公共空间的活动形式被村民建构并加以强化利用,维系人情和精神家园的建构。这一公共空间具有公共领域的某些精神要素,又具有自己的特质,它所要达到的目的是要体现中国农村社会的公共价值和公共精神以及当今社会的民主意识、多元化的公众自觉精神,是要建构具有凝聚力、向心力、归属感、精神寄托的精神家园。
  村庄共同体有个很重要的价值,那就是出入相友,守望相助,鳏寡孤独相周恤,疾病困苦相扶持,它使人们形成一种归属感,形成共同体所特有的精神家园。文化礼堂这一村落公共空间是村民日常生活的行动场域,通过文化礼堂公共空间的交往纽带有助于加强村落社区的凝聚和团结。在文化礼堂这一乡村公共空间的意蕴中,村民日常生活中的社会行动关联程度得以强化,并在此基础上构成村庄社区的认同与整合。
  传承、建设乡土文化。乡村文化建设通过文化礼堂这一空间载体,培育、拓展乡村公共文化空间,重建乡村公共生活,以有意味、和谐的乡村文化生活来引领乡村公共生活的价值取向,丰富乡村公共生活的内涵,发挥农民的主体性,激活农民的文化自觉,最终实现新的乡村文化形态的重塑。
  村庄社会整合离不开在这样的村落公共空间中发生的各种互动,在村庄中,共同在场的关系对村庄社会整合起着极大作用。文化礼堂的制度化活动保证了村民强有力的社会互动与关联,村民在这种制度化活动中不断重复着传统社区行动,可强化村落社区的记忆强度和社会关联,加强村民之间的地域和村庄认同意识,使之达到村落共同体的凝聚力和团结意识,从而推进形成一个新型村落共同体。
  孕育村落公共精神。公共精神的发育和生成来自社会成员的公共参与,浙江农村文化礼堂这一公共空间的孕育、发生、发展为农村发展、村民自治、基层民主等提供了充分的社会空间,比如多元主义、参与性、民主性、公开性等。这不仅是公民精神形成的路径,还为公民精神的形成提供新的元素。农村文化礼堂的建设,在农村不同社会群体之间构造了一个稳定、持久、平等、有序的互动机制,给不同社会主体在信息沟通、资源共享、功能互补、情感交流、价值实现方面提供了诸多的资源和机会,在化解“公共精神危机”,促进公共精神的发育成长方面,具有重要的创新性意义。一方面,农村文化礼堂的独特运作模式可以搭建一个平等对话的平台,改变村庄成员之间的互动结构。农村文化礼堂结构的开放特性,使得任何一个村庄利益相关者,不管贫与富、强与弱,都有机会参与其中,并发挥应该有的社会角色功能。另一方面,农村文化礼堂以社会公益为目标的发展导向,激发了村民之间的“共生效应”。
  农村文化礼堂话题都是基于村落公共事业发展需求的,通过文化礼堂这一空间载体推进乡村治理与乡村政治文化传播空间的建构。作为制度保障,村民自治组织要成为村民民主意识的训练场,而文化礼堂正是村民很好的议事场所,是乡村政治文化传播的重要载体和公共空间。这种通过制造公共性议题来谋求村庄发展的方式,在很大程度上减弱了一些人可能存在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私利心态。农村不同群体围绕公共性议题的互动实质上就成了一个公意表达和公益增进的过程,这自然有助于推进村落公共精神的发育和生成。
  在以行政力量大规模推进文化礼堂建设中,更需要注意几个问题。
  嵌入性与本土性相结合。农村文化礼堂建设有一些统一的规范与要求,这是必要的。但这些外在嵌入性的元素必须要与本土性相融合。本土性强调根据自己拥有的资源,强调对村民意愿和创造的尊重,体现农民是建设文化礼堂的主体,体现充分利用发掘本土的资源,体现对传统的重视。
  公共文化空间与公共生活空间相结合。文化礼堂不仅是一个文化空间,也是村民的日常公共生活空间。在文化礼堂中不仅有文艺活动、娱乐活动、学习活动,也可以有一些村民日常生活中的生活活动,如在文化礼堂中举行红白喜事、生活礼仪,入学礼、成年礼、春节祈福礼、清明感恩礼、重阳尊老礼等,弘扬村庄日常公共节庆生活这一民族传统,拓展和完善生活礼仪作为公共生活、公共文化空间的外延,不断创新其内涵和表现形式。通过日常生活化的礼尚往来、情感交流、节庆礼仪等潜移默化的方式渗透到人民群众日常生活之中,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理念,从而最终实现新的乡村精神家园的重建。
  切忌奢侈主义、形式主义。农村文化礼堂建设应秉持勤俭办事理念,注重与美丽乡村建设相结合,充分利用村庄原有祠堂、废弃的校舍和厂房、大队部等公共空间,加以整修,并整合新农村建设中的图书室、文化活动室、农家书屋、广播室、文化体育场地、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基层网点等场所,保护村庄特色传统文化。即使新建的文化礼堂,也应力戒讲排场、比阔气、拼规模,更应注重实用、庄重,体现清新、传统之风。

 
评论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