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时报》1999年9月创刊,中共中央党校主办,面向全国,服务全党,以各级党政干部和广大知识分子为主要对象,是国内外公开发行的全党唯一专门讲学习的报纸。

网址:http://www.studytimes.cn 每周一、周三、周五出版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37 代号:1-267

今日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学习时报 20171229期

今日导读2017年12月29日

2017年12月29日 第A2版:市场经济【字体】 | 默认 |

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

作者:孙耀武 来源:学习时报 字数:2446

我国消费品市场保持平稳较快增长,消费市场发展动力加快转换,从传统消费转向新型消费驱动,从商品消费转向服务消费驱动,消费对经济增长的基础性作用明显增强。在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客观要求不断完善促进消费的体制机制,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
消费是经济发展的基础
  从理论上讲,消费是经济发展的目的和动力。经济增长主要是由投资、消费和出口共同拉动的。从总供求和总需求的关系看,投资形成生产,出口和消费属于需求,而消费是最终需求。马克思指出,人类一天也不能停止生产,一天也不能停止消费。“没有需要,就没有生产。而消费则把需要再生产出来。”消费是社会生产过程的终点和起点。消费对增长的拉动力,体现在消费创造出新的生产需要,为生产提供动力和目的。有消费才会刺激生产者生产,消费扩大了就会刺激生产者扩大生产,消费层次提高了才能提高生产层次。人类正是为了满足不断提高的消费水平的愿望,才产生了发展生产力的强大动力,推动了经济发展。
  从规律看,现阶段注重消费对发展的基础性作用符合经济发展规律。工业化发展阶段,产业结构和消费升级存在规律性对应关系。在工业化的不同阶段,投资和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是不同的,二者之间有着此消彼长的关系。在工业化的前期和中期,投资对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大;工业化中后期,消费逐渐成为推动经济增长最重要的动力源。同时,根据发达国家的发展经验,人均GDP超过1万国际元时,一国将进入消费快速升级期和消费支出高峰期。当前我国已经进入工业化的中后期,2014年人均GDP已经达到1.1万国际元,到了消费快速增长、结构加快升级和消费对经济增长拉动作用明显提升的重要发展时期。
  从现实看,近年来,我国消费需求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明显增强。从2014年起,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开始超越投资的贡献。2014年、2015年、2016年,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50.2%、66.4%和64.6%。2017年上半年,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达到63.4%。消费成为经济增长的首要动力,消费驱动型发展模式已经形成。
新时代消费的新特征
  收入提高和收入结构改变引致消费需求端总量提升、质量改善。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持续提高,数量巨大的中低收入群体达到小康,中产阶层崛起,消费次第升级会产生巨大消费动能,引发消费爆发式增长。消费结构开始由生存型消费为主向发展型、享受型消费主导转变,消费升级步伐加快。2016年我国居民恩格尔系数达30.1%,已经接近联合国划分的20%—30%的富足标准,这意味着人们可以有较多“闲钱”来满足多样化的消费需求。消费开始从商品消费向服务消费升级,教育、健康、养老、文化、旅游等服务消费成为拉动消费增长的主要动力;从传统消费向新型消费升级,信息消费、绿色消费、品质消费、时尚消费等新型消费的潜力将加速释放。消费整体上向中高端迈进。同时,社会阶层分化导致消费市场细化,低收入阶层是生存型消费的主要启动力量,中产阶层是发展型消费的主力,富裕阶层是享受型消费的主力。
  新一轮技术革命及“互联网+”广泛应用,正在推动新一轮消费创新,创造新的消费热点、消费模式,形成消费的供给端。以互联网、移动通信、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为代表的现代信息技术快速发展和广泛应用,提供了新产品、新服务,使网络信息消费、文化娱乐消费、体验式消费等成为新的消费热点。电子商务、网购、O2O的快速发展,提供了新的消费平台,形成了新的消费模式。“互联网+”与产业的深度融合发展,还可以实现消费与生产制造、流通服务的深度融合,推动消费的智能化、个性化,形成消费驱动新产品、新服务、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发展,推动供给端变革和经济结构优化升级。
完善促进消费的体制机制
  当前,影响我国消费增长的突出问题是,没有把握新时代消费的新特征,消费供给和需求不能有效匹配,尤其是高品质产品供给不能满足居民消费快速升级的需求,导致众多高端消费移至海外,形成了低品质产品服务绝对过剩与高品质产品服务相对短缺的矛盾。此外,还存在着消费欲望的快速提升与可支配收入增长相对缓慢的矛盾,市场消费环境不完善导致消费潜力不能得到有效激发等问题。要解决这些矛盾和问题,必须从完善体制机制入手,破除阻碍消费增长的各种障碍,实现潜在消费需求向现实增长动力的有效转换,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完善消费能力体系,持续增强消费能力,让居民“有钱消费”。这是促进消费的基础。重点在增加居民收入上做文章,让群众“有能力”消费。要完善居民收入持续增长的机制,通过优化国民收入分配格局,提高劳动在国民收入中的分配比重,持续增加居民工资性收入;通过加大“三农”投入、完善农业补贴政策、提高农民工素质和技能等措施,增加农民收入;通过扶贫扶助等,千方百计努力增加低收入群体收入。同时,还要稳步提高社会保障水平,让居民无后顾之忧,“敢于”消费。
  完善消费供给体系,优化供给结构,使居民“可以消费”。这是促进消费的关键。通过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针对迈向中高端的消费趋势和特征,提升产品品质,提高服务质量和品牌影响力,满足个性化、时尚化、品牌化、高档化的发展型、享受型消费需求。通过扩大全球高质量、高附加值消费品进口,减少进口关税以及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吸引全球知名品牌的制造企业、服务企业来华投资,进一步引导海外消费回流,增加国内消费。通过科技进步,开发更多适销对路的商品和服务,培育和发展新的消费热点,带动新的消费。
  完善消费支撑体系,改善消费环境,让居民“放心消费”。这是促进消费的保障。通过完善城乡流通网络,促进电子商务线上线下协同发展等,拓宽消费渠道。通过加强食品药品安全监管,严惩违法行为,保证消费品质量。通过进一步加强消费者保护立法,及时加强信息消费、金融消费、医疗健康消费等新兴消费和新技术、新产品方面的消费者保护,切实维护消费者权益。以消费环境改善和市场秩序规范释放消费的新空间。

 
评论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